第13圣徒

单抽出奇迹

今天路过物竞教室,被热情的邀请进门参观,看到了这玩意。
程稼夫看了会哭的

一个脑洞........可能有后续.......米英向.......
ooc了QAQ
也有可能涉及其他cp.......

【有病系列】初恋事故


CP:主米英,法加,亲子分,普洪,独伊,极东 等.....
全部一句话提及,还有伪all法向,不能接受就算了.........
很久之前的脑洞,ooc和小学生文频发,CP向不明显........有的我就不打tag了哈.........

国设,段子体


-1-
又是一次世界会议,美/国还是在边吃汉堡边大喊大叫,英/国跳出来阻止,法/国在捣乱,中/国在推销,俄/罗/斯抱着水管阴森的笑。
和往常一样,愤怒的德/国站起来维持纪律,会场内稍微安静了一点,再接着意大利举起了手,示意他要发言,标志性的意/大/利独有的少年音飘了出来:“呐呐,各位的初恋是谁呢~”





-2-
会场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就连德/国也没有指责意/大/利这根本不是世/界/会/议该讨论的。
就这样安静的持续了几秒钟,英/国一脸蛋/疼的抚住额头,开口说了一个名字:“法/国。”
被叫到名字的国/家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哈哈哈英/国你竟然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而且还说是哥哥我,哈哈哈哈笑死了.......”
但会场内还是诡异的安静,直到普/鲁/士沙哑的声音又报出一个名字:“法/国。”
法/国爽朗的笑声猛然改成了被呛着了一样的咳嗽。





-3-
再接着是西/班/牙,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罗维诺,接着痛苦的说出了人名:“弗朗西斯........”
然后是加/拿/大——这个一直比较安静的北/方/国/家红着脸说:“法/国先生。”





-4-
阿尔弗雷德表示还是远离这群欧/洲/基/佬吧,会被传染的。





-5-
会议就这么在一片寂静中结束了,法/国在一片肃然起敬的眼神中尴尬的离开了会议室,紧接着王耀带着东/部/亚/洲的几个国/家离开了,边离开边和日/本用中/文说着“这回挖到大八卦了”还有“吃瓜群众”之类的字眼。
南/意/大/利还在因为西班牙的初恋不是自己而生气,美/国不自觉地盯着面露窘迫的英/国,这让后者更加脸红。
加/拿/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只留下空空的座位。意/大/利无辜的坐在原地,直觉告诉他自己好像惹了什么大事,德/国胃疼的收拾着散在桌子上的文件。





-6-
最先说话的是俄/罗/斯,那个笑眯眯的斯/拉/夫/人说道:“呐,关于初恋的话题不再讨论一下吗?”语气中透露着幸灾乐祸和看热闹的气息。
“不,这是误会,俄/罗/斯,”英/国感到尴尬,将目光扫向同样尴尬着的普/鲁/士和西/班/牙,“呃.......你们也来解释一下?”
那两人对视一眼,良久地沉默后,普/鲁/士开口道:“这是个久远的故事........”





-7-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少女,她有着紫色的深邃的眼睛,柔顺的金色的长发,身上有淡淡的花香。
她身边所有的人都喜欢他,直到有一天,他的邻居之一想要来告白。
“美、美丽的小姐,”粗眉毛的邻居低着头,脸红红的,“你,你能和我交往吗?”





-8-
少女微微一笑,说:“你确定?”说着掀起了裙子。
邻居一号的梦想破灭了。





-9-
听到粗眉毛要告白,匆匆赶来也想要告白的邻居二号白头发和邻居三号番茄君一起到了,而且还十分巧合的看到粗眉毛哭着跑走了。他们猜那是因为他们的情敌被拒绝了,于是开心的也来告白。
少女又微微一笑,掀起了裙子。
他们两个也哭着跑开了。





-10-
时间拉回到现在,只剩下寥寥几人的会议室内西/欧/各/国沉默着,纷纷回忆起自己那年少无知的青少年时期。
美/国已经走了,了解到法/国早年在欧/洲的各种八卦后(主要是关于英/国的),就心满意足出去准备解决自己的午餐顺便探望一下不知所踪的兄弟。





-11-
“所以........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怪法/国。”英/国沉痛的开口,他在为自己在脸书上的形象默哀,那帮国家绝对会把这件事发上社交媒体。
“没错,是他的错。”西/班/牙面如死灰地看着已经处于爆发边缘的南/意/大/利。
“所以宰了他吧........”普/鲁/士表示他今天回去可能会发现他和法/国的同人本。





-12-
法/国表示:“怪我咯?”
西/欧/各/国:“是的怪你!”





-13-
法/国在街上找到加/拿/大时,他正有些失落的抱着熊走在街上,一个人自言自语。
“要快点买来食材为先生准备晚餐呢.......”
法国一瞬间被戳到了萌点,欢快的扑上去准备来个背后抱顺便再吃点豆腐什么的。





-14-
然而他显然忘了马修是阿尔弗雷德的兄弟,就算性格再怎么不像,本质上也没有什么不同。
这是被过肩摔后瘫在地上动不了后被加/拿/大用公主抱的姿势抱到医院后的法/国总结出的经验。





-15-
因为开会地点离宾馆不是很远,于是东/亚/各/国决定走着回去。
在路上,聒噪的韩/国突然问日/本:“日/本/日/本,你的初恋是谁思密达?”
日/本皱了皱眉,刚想拒绝,就见其他国/家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就连中/国都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是中/国桑。”日/本在这么多目光面前决定投降。





-16-
韩/国点点头,又说:“好巧,俺也喜欢过大哥思密达!”
香/港想了想,也说:“在确定大佬性别之前我好像也喜欢过.........”
“我也..........”
中/国适时地摆摆手决定结束这个话题,并表示这真不是我的锅。





-17-
“呐呐罗马诺,你别生气啊,亲分最喜欢你了........”
“闭嘴!混蛋!闭嘴!可恶你怎么样关我什么事啊!”
“别这样罗马诺,我真的是最爱你啦.......呐,番茄要吃吗?”
“看在番茄的面子,原谅你啦混/蛋!”





-END- or-TBC-?
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贵圈真乱......


【米英】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这大概会是一个系列《困扰琼斯先生的二三事》
第一篇应该是《仓库扫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我头像看一下哈~
最近查的有点严,莫名其妙的被屏蔽了一篇文.......我以为像我这种写段子的人不会被查的说.......
话说写完这篇我要挑战自我的写个聊天题😂


本文又名,《琼斯先生的梦境大全》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我怎么可以把你比作夏天吗?




他时常做梦,梦见自己站在码头上,有穿着破旧的工人和农夫从身边走过,有船只和飞鸟掠过。他就站在那儿,独自一人的,十分坚定的像是在等什么人。
我在等谁呢?
他问自己。
他的梦里场景总是不会变幻,永远都是码头,工人,农夫,船只,他穿着白色的衬衣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我到底在等谁呢?
他又问自己,却看见海岸线处终于出现了熟悉的军舰,他欢快的跳了起来。





他又做梦了。
这回是在北美广阔的草原上,他和另外一个人坐在树荫下享用着烧焦的司康饼和有些苦的红茶享用下午茶。
他能看到对方沙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能看到对方令人印象深刻的粗眉毛,却怎么也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他依稀记着这时候对方会抬手拍拍他的头,对他温柔的笑着,小声的说着他的昵称。于是梦里的人就真的这么对他做了。
但他还是看不清对方的笑,也还是听不清对方温柔的低语。
他都快忘记那个人有多久没有这么对他笑,这么叫他了。





这次是在船上,穿着红色长衣,耳朵上有夸张的耳环,帽子上镶嵌着羽毛和宝石,在和船员打扮的人说着什么。
他听到船员叫青年船长,叫自己“尊敬的亚/美/利/加”,他还听到海浪拍打着船的声音,海鸟尖叫的声音,真实的令他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
然后他听到青年身上的各种银饰碰撞发出的丁零当啷的声音,还有流利婉转的古英语的发音,在他的耳旁像羽毛一样轻挠着他的心。青年走了过来,俯身把他抱了起来,用带着手套的手指掐了掐他的脸。
他感觉到了阵阵疼痛,从心底。





他的手里握着士兵玩具,坐在草坪上。
刺眼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周围什么人也没有。
他不在感觉到对那个人一成不变的眷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慢慢的感觉到其他东西。
他时常听到有人在哭,因为贫穷,饥饿,和高昂的税/收。他的心底浮现出许多其他的想法,许多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思想。
他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玩具,木质的玩偶因为他的怪力开始变形。他却感觉不到任何触觉,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否在呼吸,因为这只是在梦中。
但即使在梦中,那种想法还是清晰的叫嚣着,比那个人的微笑要清晰。
——自由。平等。





他梦见自己站在雨里,眼前的人跪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哭着。但他只是转身,没有再看对方一眼。
他梦见自己和他的兄弟莫名其妙的争端,他们恶语相向的骂着彼此,最后动手。
他梦见自己还被称为“山/顶/之/国”时,百无聊赖的看着大西洋。
最后,他梦见,在某一次世/界/会/议后,他看到粗眉毛的青年抽着烟,对他说:“你好呀,超/大/国。”脸上的神情就像看跳梁的小丑。



最后,梦醒了,他睁开眼,发呆的看着天花板。
他想起自己的仓库,他无奈的笑了笑,闭上眼,试图回到最开始的梦境里。




-END-
最近学相对论有点癫狂了,所以写的不好十分抱歉,有意见可以提的w

【米英露中】Sentier de gloire

-4-
又见面了,我是维尔列特。

上回书说到我可怜兮兮、形象全无(虽然我一直没有这东西),为躲避兄控军团的追杀,爬出花园。结果出师不利刚出门就碰到了兄控军团又一得力干将。

不过幸好我比他聪明,略施小计就躲避了追杀,虽然这让大祭司的敌人又多了一个。

我逃回地狱的时候离我离开时才过了一个小时,屋子还保留着我离开时凌乱的样子。

我随意的坐在椅子上,拿起桌子上新泡茶,抿了一口,然后又悠哉的放到桌子上。

啊呀生活如此美好啊哈哈哈~

“维尔,你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呢阿鲁~”一个声音突然出现。

“当然开.........卧槽大哥?”我一口茶喷了出来。

王先生还穿着我们刚刚见面时的的红色马褂,头发被红色的绳束起。

“你不是被大祭司当大个娃娃抱着吗?”

他脸色一抽,然后不客气的给了我一拳。

“这么说自己的大哥可是会遭天谴的!”

“别这么诅咒我啊大哥。”

“我说的是实话啦阿鲁。”王先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坐到我旁边,“嗯比如说小菊阿鲁,他画了all耀的本子,然后就升任元老院正式长老阿鲁。”

“这是好事啊。”

“他的上司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还有另一个同僚叫伊万·布拉金斯基,还有.........”

“行了,我懂了。”

看着大哥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我默默奉献出自己的膝盖。

#大哥自带诅咒功能肿么破# #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all耀本子给我留一份#

-TBC-

今天发生了一件悲伤的事情.......就是被人盗号了.......有一个浙江的智障盗了我的号,并且在各种莫名其妙的贴吧发了一堆色情帖子,好气,真的好生气,看来我得增加一下活跃度了........

【黑塔】老王过生日

放一下老王生贺,生日快乐

-1-
王耀今天生日。
虽然他的年龄已经高到过不过生日无所谓的地步了,但他还是期待着自己的生日。
最主要的,还是期待自己能受到什么礼物。

-2-
他最先收到的礼物是任勇洙送来的泡菜。
任勇洙使用快递的形式送来的,将整个腌制泡菜的缸都送了过来,还顺带送来了一张贺卡,上面写着:“大哥生日快乐!顺便送上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泡菜✨哦!PS:泡菜放在火锅里也很好吃哒!”
王耀想象了一下把泡菜放到火锅里的味道,恶寒了一下,毫不犹豫地把包裹丢到一旁。

-3-
第二个是本田菊送来的抹茶和浴衣。抹茶是装在罐子里抽了真空包装送过来的,王耀试了好几次都没打开。浴衣是白色的,上面有竹子的花纹。
王耀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本田菊还蛮靠谱的。起码比上次靠谱,上次本田菊送来的礼物是一幅画,一幅画着王耀穿着旗袍跳极乐净土的话,气得王耀差点飞到日:本和本田菊决斗。

-4-
接着他很快就收到了第四个礼物——阿尔弗雷德送来的漫威英雄手办,王耀最近新入的复仇者联盟的坑,看到这个手办到还是很开心。他还收到了阿尔弗雷德寄来的信,上面除了祝他生日快乐之外,还顺便警告了他,要为英国寄来的礼物做好心理准备。

-5-
没过多久他就收到了一个大礼包,是英/国和法/国一起送来的。
第一份是斯科特(苏/格/兰)送来的围巾,红色的很符合王耀的审美。然后是威廉(威/尔/士)送来的大衣,英伦风的长风衣很贴身,王耀穿着有点别扭。还有伊恩(北/爱/尔/兰)送来的足球袜,王耀当即决定找个机会怼一下北/爱/尔/兰。弗朗西斯只送来一封信,上面用法语风骚的写着邀请他来欧/洲玩,旅行路线是英/法/意三国,食宿全包,王耀觉着这个礼物还不错。
最后是亚瑟送来的司康饼,英式的司康饼很干燥,放一个月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当王耀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尝了第一口后,他更加坚定了英/国无美食的信念,并且找回了任勇洙的包裹,他突然觉着火锅配泡菜也不是不能接受。

-6-
来自意/大/利的包裹里放着两幅油画,第一幅是王耀和罗/马的合影,右下角签着罗维诺的名字。第二幅画是一张印象派的话,作者应该是费里西安诺,看起来乱七八糟的,王耀盯了十分钟也没认出是什么。
除此之外一起寄来的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翻到了爷爷的旧物,于是我们一人临摹了一幅,祝生日快乐,ve~
王耀又看了看第二张画上那个有三个眼球,脸是红的,手指看起来是一堆挤在一起的线条的人,突然觉得本田菊的画也不是那么难接受了。

-7-
然后是伊万送来的快递,是一段视频,视频里波/罗/的/海/三/国跳着芭蕾,伊万用手风琴伴奏,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唱着“约吗露西亚(露熊角色歌)”,整个视频中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
王耀不厚道的笑了。

-8-
德/国送来的礼物中规中矩,几本书和一封信。普/鲁/士送来了录音带,王耀想都没想就扔了。奥/地/利送来了他的个人专辑,匈/牙/利体贴的送了锅,西/班/牙送了番茄,北/欧/国/家送来了大量海鲜。
王耀很高兴,他将礼物收好,开始为接下来的旅行做准备。

-8-
刚到英/国时是亚瑟来接的他,他跟着他游览了一遍英/国,得出一个结论:这地没中国好,嗯。
然后弗朗西斯专门跑到英/国来接他,他们准备坐船渡过海峡。
特别的,亚瑟和弗朗西斯在港口因为一点小事吵了起来,气急败坏的亚瑟突然转头对王耀说:“我给你表演个节目。”
王耀说:“好啊。叫什么?”
亚瑟说:“叫《天/佑/法/兰/西》。”说着他一脚把弗朗西斯踹到了海里。

-9-
法/国和意/大/利的饮食令王耀颇为满意,回/国后王耀特意在脸书上发了一篇文章感谢了所有送他礼物的国/家,顺便感谢了亚瑟为他表演的节目令他印象深刻。

-10-
心满意足的王耀想:“我是不是漏掉了谁?”
送来了枫糖浆的加/拿/大说:“呵呵。”

-END-

我爸妈是工程师,今天听到我妈给我妹讲热机,她说:“汽油烧起来马力小,换柴油,得劲儿。”
让我笑了半天。

【米英露中】Sentier de gloire 3

欢脱向,黑历史,很久以前的老文
设定为魔王米*天使英,恶魔露*天使中
大量兄控出没,也许会填坑





-3-
天堂有3.5位八翼天使。
什么?你问为什么是3.5位?

我先不回答你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讲一讲这几个八翼天使。

首先,第一个。曾经收养过魔王,给了黑街老板弗朗西斯一巴掌,和龙族现任龙族族长的哥哥的老公安东尼奥·名字太长我记不住 打过群架,最后被自己收养的魔王吃干抹净的亚瑟·柯克兰先生。

然后,第二个。致力于捡弟弟妹妹回家,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捡了不止一只恶魔,家政技能满点,娃娃脸老仙人,最后被自己捡回来的其中一只恶魔趁着醉酒的功夫贡献了贞操了。

接下来,第三个。有着紫色的眼睛,金黄的头发,据说因为长得很像,魔王认他做了哥哥,但我总想不起来他叫什么。

最后一位,或者说半位,就是任勇洙。那为啥子说他是半位呢?
因为他原先是一位八翼天使,但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人格分裂,然后用禁术分裂成两个人,等级也被迫降到了六翼。

虽然是六翼天使,但对于一个医生来说也够呛了好嘛?!



“等等!勇士手下留情!”我灵机一动,突然大喊。

“啊?又怎么了思密达?”

“你可知.........伊万·布拉金斯基也在里面?”

“.........俺先料理完你再.........”

“他现在正搂着王耀先生满屋子跑,不信你往里面看!”

“.........”他皱起了眉,表情渐渐严肃起来,接着听话的转头看了一眼。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没人说话。

“啊,那再见了思密达!俺现在要去拯救大哥了思密达!真是的虽然俺不喜欢他,但是既然大哥这么喜欢俺,那俺也要救他咯思密达!”

说完他就走了。

叫我计划通。

#我为何如此机智# #刚刚好像坑了自己上司诶# #就算是八翼天使弱点也很多啊#

-TBC-

【米英露中】Sentier de gloire 2

欢脱向,黑历史,很久以前的老文
设定为魔王米*天使英,恶魔露*天使中
大量兄控出没,也许会填坑





-2-
你好,又见面了,我叫维尔列特·王。

我现在在亚瑟先生与王耀先生共同照顾的花园里,躲在一株玫瑰后面试图和背景同化。

旁边魔王死死的扣着亚瑟先生,已经开始接吻了,原来天堂这么开放?还可以当众接吻?而亚瑟先生一边脸色潮红的想要推开魔王,一边想要制止发生在他最心爱的蔷薇花田内发生的战斗。

而亚瑟先生心心念念的蔷薇花田内,大祭司搂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捞走的王耀先生,灵巧的躲开对面飞来的火球、暗器、尸鳖.........导演快把走错片场的家伙拉走。

总之场面一片混乱,唯一还算安静的地方就是桌子底下了。
这是我缩在桌子底下时的唯一想法。

不过很快桌子底下的安宁也不存在了,因为本田大人回来了。作为一个时刻别着刀的东方魔族,面对这种混乱,他怎么能袖手旁观?

于是本田大人加入了战局,接着林小姐也为了“素材(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本田大人这么叫)”加入了追赶大祭司的队伍。

我小心翼翼的向外爬,期间亚瑟终于不再关心花园专心的和阿尔弗雷德接吻了,还是法式深吻。
逃亡的事先等一等,等我拍完照片先说。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花园里已经开始用上禁忌魔法了。

不过禁忌魔法也和我没关系,出了花园我就能跑回去了,然后过几天再单独来找王耀先生道一下歉。

哈哈,叫我计划通。

正这么想着,我又加快了脚步.......
然后,我就撞上了一个人。

“啊呀,你走路小心一点啊思密达!”被撞的人揉着头,责怪的对我说。说的时候头上的带表情的呆毛还晃了几下。

“很痛的思密达..........咦,等等,你是维尔列特思密达?”呆毛君看到我的脸时冷了一下,然后问。

“我叫维尔列特,不叫维尔列特思密达。”

呆毛君听到我的回答后又愣了一下,然后露出爽朗的微笑。

“嗯,是时候替大哥清理一下门户了思密达!”呆毛君继续笑着,“哦对了,俺叫任勇洙思密达!”

.........妈/的是任勇洙!

我最近果然和兄控犯冲!

#新认的大哥让很多人把我看为情敌肿么破# #就连二货都不放过我# #上帝快把兄控这种生物收走#

-TBC-